風住塵香花已盡,物是人非頻回首。

多少人會看“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”,又有多少人知道“是非成敗轉頭空,江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”。於是,也想不停地流浪,也想走過那長河落日圓的漠北,走過那千山鳥飛絕的域西,走過那十裏荷花香的江南。一路的餐晚風飲朝露,一路的枕松濤眠孤月,使雨中的流浪,看起來似乎只有起點沒有終點。偶爾想起的時候,依舊淚濕衣襟,怎麼的豪情才有那般的開懷?我依舊沒能夠釋懷於現在的枯燥生活。

wuyu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